開放通靈.jpg

與神共舞(節錄) Asha老師

  
  我第一次閱讀歐林的「開放通靈」,是幾年前剛從法國回台灣定居時。這本書伴隨著我,清理了許多身為通靈者的疑惑。那時候我的通靈接訊能力已開啟一段時間,對於通靈接訊的概念,一部分因循著台灣傳統社會對鬼神位階的認知,一部分建立在過去幾年旅居法國時,所接觸到的西方新時代思想。這樣的背景環境,造就我成為一位既不全然傳承東方,也不全然承襲西方的傳訊者。當時「開放通靈」協助了我將這兩部份的觀念做了很好的整合。
  
  在邁向穩定的接訊的過程中,指導靈為了教導我更加深入台灣集體意識,讓我在能量上與眾菩薩及道教神佛有頗為頻繁的連結。那兩年期間,我學習到如何運用所在地(台灣)的能量,以漸進式的能量導引,協助個案清理身體能量場,讓個案可以在溫和不過度崩解的狀況下提升。這所有一切的學習,歸功於我個人高層指導靈(精神導師)白長老。在高靈白長老的教導下,我一步步學習到如何穩定的通靈接訊,並運用宇宙能量來進行療癒。
  
  對於生命潛能出版社邀請我為「開放通靈」一書寫序,我感到既巧合又榮幸。在生命潛能出版社聯繫的半個月前,我的高層指導靈白長老,已請我重新閱讀歐林的作品。幾次靜心中,我感覺到歐林與達本溫柔又寬廣的能量,與高靈白長老的振動頻率有著相同品質。歐林與達本透過書中正向的訊息,引導大家如何敞開自己,與個人的神性自我、高層指導靈連結,其中所描述的引導方式與我學習過程頗為相應,具有異曲同工之妙…… 
  

如您想獲得最新消息或與我們保持連絡,歡迎留下您的資訊:
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e-icon